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智慧养老”来袭 成养老行业新趋势

发布时间:2019-7-17 18:28:01来源:

老话讲“养儿防老”,长久以来,家庭型养老都是养老事业的主力军。但随着计划生育的开展,一对年轻夫妻往往要赡养四位老人,一对4的比例使得家庭养老成为一种沉重的负担。特别是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如何养老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难题。要面对新老交替严重失调的考验,大数据时代,用好科技手段,用人工智能降低养老成本,提高医护效率是时代的趋势。近日,日电(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NEC)与山东乐享爸妈老年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乐享)牵手打造“智慧养老”体系,并举行了签约仪式,仪式后,记者就目前养老产业存在的几个问题询问了NEC中国总代表兼日电(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塚本武和山东乐享爸妈老年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济南市槐荫区尊尚老年公寓院长郭锐,以下是记者与他们之间的问答。

(NEC与山东乐享举行揭牌仪式)

  政策红利应该落实到养老身上

  记者:国家对养老产业特别重视,也出台相关的政策帮助养老产业成长,据我了解,在拿土地这件事情上,有些养老产业能以更低的价格买更多的土地,也因此产生了很多行业乱象。您怎么看待政策红利?最好能结合您的具体项目来谈。

  郭锐:第一,我个人希望养老行业最广泛的受益者依然是老人。第二,我们希望最终的服务目标和服务对象依然是老年人,而不是其它的。在国内的确有过一阵的噱头,地或者房只是我们服务于老年人的手段,而不应作为其它途径的牟利或者商业上的途径。有很多企业拿了很多地做养老或者做其它开发,目前国家在这方面还没有太多的关注或者管制,我相信最终这些土地政策还是用于养老,我们国家的政策是非常好的,这一点我深信。

  从养老服务手段来说,我们的服务成本在目前的盈利状况下可能是比较高的,养老不是暴利甚至高利润的行业,用我们老百姓的话说这是良心行业,挣的钱不是很多但又必须去做。我们在公司内部说干一行爱一行,我们是爱一行干一行,如果不爱这行的话,干不成这一行,付出的很多。国家为了扶持养老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扶持的政策,包括运营补贴甚至还有相当大份额的免税,这对企业来说做一个服务性行业已经是天大的红利政策。

  我希望以一种更加科学的方式,比如政府列规矩、做监管,市场化运营,以奖代补,现在补贴非常多,做的好的企业拿补贴,做的差的企业也拿补贴,这是不利于企业发展的。市场化运营会让做的优秀的企业越来越强、越来越大,做的不好的企业会被收购或者退出市场,我所知道的目前济南市有三家养老机构濒临关门的边缘,我们准备去做经营和运营不好的养老机构,希望把它的资源优化整合。养老是一个行业,也是一个经济行为。

  不管什么途径、什么方式、什么手段,最终服务的对象是老年人,只要这样去做的企业,一定会基业常青。

(NEC中国总代表兼日电(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塚本武接受采访)

  人工智能降低了养老成本 拓宽了增值服务

  记者:对老人来说,人工智能比较难理解,请您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智慧养老”?普通百姓能不能用得起?

  塚本武:智慧养老有两个意思,一是入住的老人没有负担地享受服务。举例来说,以往要想测量老人身体的各种数据需要佩戴各种设备分时地测量,比如每3小时测一次或者每6小时测一次。而使用了像智能床垫等传感设备后可以24小时实时监测老人的生命体征,而不用佩戴任何设备,不会感到任何负担。二是大幅地提高养老机构运营效率,减轻护理人员的劳动强度,降低人力成本。基于这两点,对富裕阶层来说,可以通过AI等技术向其提供更加有针对性、更加个性化的服务。对于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来说,我们也可以通过降低运营成本、降低负担,让他们更容易享受到智能养老的服务。

  记者:AI并没有给我们这个产业增加成本,反而降低了成本,还增加了更多的增值服务?

  塚本武:AI只是一种技术和手段,NEC希望通过我们所独有的AI相关技术与中国本土的企业像山东乐享这样的公司合作,能够服务于更多的中国老年人。

(NEC与山东乐享达成战略合作)

  服务可以做成产品 但硬件设施要一个标准

  记者:很多人都在寻找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但医养结合的价格很多人负担不起,另外济南市的养老机构参差不齐,我看个人也能干,还有政府共建办的,质量参差不齐不说,而且价格差别很大。这两个方面您有什么看法?

  郭锐:一般的养老企业要么提供低端服务、便宜的价格,要么我提供高端服务,你出高价格,你享受的绝对物超所值。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个行业国家刚刚起步,2013年称为养老元年,大家热情很高,市场也非常热,但是没有一个完善的标准。近期我们和卫健委和其它部门也作了汇报,我们在做养老行业的医养结合标准,我们单位是七个起草单位之一。国家有一个标准,但是比较宽泛,我们做的是地方标准,更加细致。

  以我们公司来讲会根据老人的情况做区分,比如说健康老人只需要简单地吃的好就行,他住的地方,我们的收费就便宜,2000出头,现在都满了。有的老人讲究生活品质,比如孩子在做生意或者家庭条件很好,3000块钱住的不舒服,有好点的吗,可以,他可以享受更高级的服务、护理级别以及其它的服务内容以及有偿的增值服务。我们会把服务做成价格不同的产品,但是硬件设施享受的是一样的标准。

  记者:日本是比较早地进入到老龄化的社会,你们有着丰富的经验,站在产业的角度,您怎么看银发经济的空间?

  塚本武:据统计中国高年人口到2050年将达到4亿以上,您刚刚提到银发经济,我们认为中国的养老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大,未来将会成为巨大的的市场,对于我们这样的企业来说也是具有非常大的魅力。从宏观的角度来说,不管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随着老年人口的不断增加,国家社会保障费用也是越来越高,在日本或者在中国都已经成为很大的社会课题。我们并不是把日本的经验和产品原封不动地拿到中国,而是希望和山东乐享一起,提供更适合中国老年人的产品和服务,从而为中国的养老事业发展作出贡献。当然,如果完全没有收益的话,为中国养老市场提供服务就会缺乏持续性,有一定的盈利,我们才能够把这项事业继续下去。我们和山东乐享一起朝着这样一个目标,希望今后为中国的老年人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

 

上一篇:关于开展第三批智慧健康养老应用试点示范的通知
下一篇:打造智能养老院 让老人都能安享晚年